文绘兼渣,负能满满的抑郁症逗逼,主混农药,APH和凹凸 沉迷各种毒
每天都在沉迷吃粮和跳坑
谨慎关注√

【APH/黑白伊】妄想症的病人②

填坑系列

别看了我瞎写的,满满的flag

负能写文真害人

万年极度oooooooooooooc


与病人的短暂会面后,卢西安诺坐在楼下花园的长凳上,眯着眼透过浓绿树丛望向那绚烂的天空。似乎是觉得太刺眼,又低下了头,神游一样摇着奶茶杯。

直到几滴奶香落在手指上,


他还是没有看透那个叫做费里西安诺的青年。

饮料表层的涟漪让他突然想起罗维诺的话:

“不要以普通病人的眼光看待他。”

难不成这个妄想症的病人真有不同之处吗?

“我弟弟...他的病情比较奇特。”

病情奇特?

卢西安诺表示自己早已见怪不怪了。


“棍棒教育”...

【鱼干国/羁绊组】指路的光

凹凸双金原梗,我都害怕发出去,太烂了。
ooc,你们凑合凑合,我真的不会写东西【。】

“那你可能是个傻子吧。”

灯光随着步伐微微颤抖,在黑暗道路上渲染出涟漪层层的光晕,看起来有些恍惚。

蓝发青年眯起碧蓝的双眸,脚步因为这个问题的突然性不由得放缓,不明所以,仍然紧跟着那个略显矮小的身影,问道:“什么意思?”

“我是说啊——”指路者颇为无奈地放慢语速,尾音用吐息的方式拖得很长很长,仿若度过整整一世纪的沧桑老人,突显出统治者一般的傲气,可是稍稍上扬的语调像个被戏弄的顽童。好看的蓝色眼睛里反着有点伤感的橙黄色灯光。“为什么总是会有像你这样的送死鬼为别人付出和牺牲呢。”

他是用肯定句的语调说的。...

开群里tag
好玩死了
甜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产粮啊啊啊啊啊啊求你们了来群里玩玩啊啊啊啊啊啊啊

【凹凸世界/雷卡】阁楼口的谁家那小谁 2

ooooooooooooooooooc注意

写着玩玩说不定哪天就不写了

不会写东西【抱头痛哭


石头被踢出两三米远,克拉克拉停下了,却又被逼迫向前方滚去。


卡米尔球鞋的前端沾上灰尘,很不在意地继续踢他着步伐,抬头凝视着橙黄色的傍晚彩霞。

有种不好的预感。


家里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来,也不会有人来。


可能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才导致卡米尔也像石桌那样看起来冷冰冰的吧。


所以他成为了大人口中“最敏感的孩子”,哪怕是细小的碎音都能够被他捕捉,更何况是肉眼所看见的。


今天,母亲提前回家了。


但是她并没有...

【凹凸世界/雷卡】阁楼口的谁家那小谁

极度ooc注意
ooooooooooc
一个脑洞写着玩的
我觉得我不会写东西了...

能接受就开始吧↓

卡米尔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搬到这个偏僻的村镇,住进这里最最古老的宅院。

可能是因为那些流言蜚语吧。

不是亲生的孩子,在外面给富老板当小三之类的窃窃私语,全是乱七八糟的劳什子玩意儿。
虽然母亲并没有表示什么,但谁能不在意呢?

木门“嘎吱——”一声哀怨,不情愿地被人缓慢推开,闪出一条道路。
门槛高的都得跳起来才能过去,真是不尽人道的设计。卡米尔想。

整个宅子冷冷清清,院里墙壁死角爬着黑绿的青苔,上面延伸出灰色的潮湿水汽。看起来朦朦胧胧的。正中央的石桌落满厚厚一层灰,灰下是冰冷的石料,向四面八方散...

【凹凸世界/雷卡】相信我这是日常

发现自己的题目都起得好奇怪哦hhh

沉迷骨科以及万年ooc

如果还有脑洞的话会继续的...【不可能!!!】

以及大家考试加油啊!!!!【看了今天的考卷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冰棒梗【假的】

炎炎夏日,怎么能没有冷饮呢。

“赞美空调。”

北京瘫一样死在沙发上的雷狮如是说道。

“卡米尔——我想吃冰糕——”

“好的大哥。”穿着依旧冬装的卡米尔很听话的去买冰糕了。

门关上了,外面传来下楼的脚步声。

雷狮一个鲤鱼挺身,跟和假...

是啊,来勾搭我啊小天使们qrqqq

Elisa每天都在挖坑以及弃坑:

是的,你们理理我

宵旬:

是这样的

引子

好好好喜欢!!!!

夜洛紫枫:

引子


今天是迎接从“地狱裂缝”历练归来的黑暗生物的日子,裂缝旁挤着这次历练的生物的家属们和新一任的参加者。不论贫穷富贵,地位高低,此时都鸦雀无声。


地狱裂缝,位于地狱第九层的广场的正中央凹陷的部位。它的结界每十年打开两次,每次维持30分钟,每次间隔一分钟。里面是一个神似正常世界的地方,有各种生物。唯一不同的是,只有互相地厮杀,没有什么其他的人心、交易等。据说目标就是想办法拿到传说中的皇冠,从而一举跃为神级巅峰。这个目标很难实现,因为守护兽就是半步神级,很难击败。而在这之前,还要想办法在里面生存下去,召集盟友,从而获得成功的机会。因为...

【凹凸世界/雷安】传染感冒这种事

ooc我爱你:)

人物归七创社爸爸,ooc归我

这个梗我只写着玩玩真的渣到爆炸qrq

我发誓马上就去写作业,真的!!


安迷修感冒了。

整天埋在一堆鼻涕纸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制造能骑的纸马。

“喂,混账骑士。”

安迷修脑子昏昏沉沉的,下意识抬头看去:“有事吗...”重重的鼻音怎么也掩盖不了。

“哇塞你感冒了?”雷狮对此表示很意外,随即遗憾地看了看肩上扛的锤子,“学习一下你那不欺负弱小的精神,我就不和你打架了,骑士大人。”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安迷修脑子瞬间清醒。

智障恶...

【凹凸世界/雷卡】我真的不需要礼物啦///

天哪我的一篇烂文居然上了热门!!!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管我要炸!!!∧q∧!!!♡【就那六十的热度也是神奇xxx】
以及迟来的六一贺文
万年ooc你们知道的【无奈笑】

很正常的美好午后。

楼下的孩子们欢欢喜喜的,手里要么礼物要么气球,嬉笑打闹着

卡米尔站在露天阳台,倚上栏杆,托腮凝望,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一副惯有的思考模样。脸颊被撑的成了包子脸,埋在围巾里。

蔚蓝的天空中有鸟儿飞过,阳光轻巧铺在羽翼上,泛着金光,又暖融融地弥漫在空气中,舒服得想让人伸个懒腰,当着微风品品茶。
卡米尔眯起眼,想要闭眸享受日光又想欣赏难得的蓝天。

有什么东西挨上了脑袋 。

“嘿,卡米尔你在看什么?”

塑料袋的边角...

1 / 5

© 我这么帅气√k列啊 | Powered by LOFTER